慰安妇制度的出笼

作者:王宗仁  来源:《从旅顺到东宁》  阅读  次

在世界近代军事史上出现大规模招募和使用慰安妇,日军是独此一家,同时在法西斯军队中日军也唯独一家。有人则认为慰安妇制度出笼于欧洲强国军队而日军是效仿德意而实施;也有人认为它起源于《麻生意见书》,自淞沪会战(1937年)后,麻生彻男少尉军医对日本陆军进行近三年调查,并写出即《麻生意见书》,麻生少尉首次在报告中提出建立“随军慰安所”设想,以消除军官性欲旺盛带来的种种不安稳因素,他将这种“随军慰安所”的职能明确规定为“军队卫生性公共厕所”。他的意见书呈递到军部后被采纳,从此日军有了这种专以满足官兵性欲的机构。

 

其实在《冈村宁次回忆录》中,他明确承认:昔日的战争时代不存在‘慰安妇’问题,谈起此事,深表内疚,因为我是‘慰安妇’计划的创始人。1932年上海事变时,曾发生二、三起强奸案,我作为派遣军副参谋长曾仿效当地海军,请求长崎县知事召募‘慰安妇团’,此后强奸案未再出现,令人感到欣慰。冈村认为,“性道德下降是对华作战部队的第一大问题”。当时,‘……造成上述纪律失控的原因很多,我认为主要有两个,一是军事当局对士兵的身心健康关心甚少;二是下级军官有意纵容和包庇士兵。我接触的许多军官都这样认为:作战越勇猛的士兵,就越是激烈地侵犯被占领地的妇女。反之,越是激烈侵犯女性,就证明该军官越是生性勇猛。这样的士兵都是最优秀的战斗骨干……’,在中国强暴妇女比抢掠财产更令人痛恨,自诩“中国通”的冈村更为清楚这一点。如何节制官兵们的兽欲问题他采取了三招‘首先是满足官兵的生理需要,增加慰安妇;其次,对已经发生的强奸行为,通过对受害人付“慰问金”的办法进行所谓调解处理;最后建议陆军省制定“战地强奸罪法”。至此,仅日本随军慰安妇还满足不了官兵们的需要,强暴中国妇女的事件屡屡发生。
对此,关东军开始建立慰安妇制度,其主要作用是:

 

一、用性服务稳定军心,提高士气。日本统治者对官兵灌输的是“武士道”精神,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政治教育和动员,官兵们并不了解战争的性质和意义。士兵东史郎在日记中写道“有人说:‘如果在下次战斗中死去,现在钱放着还有什么用呢?还是尽情地享乐吧!’引发了狂乱的热潮。大家沉浸在无以言状的狂欢之中,充分地享受着肉体的愉悦。”对士兵而言,拥抱慰安妇就证明了“今天我还活着”并祈祷“明天我还能活下去。”因此,在休闲时慰安所里挤满了“如饥似渴”的官兵。

 

二、维护军纪,增强战斗力。为预防强奸案的发生而使关东军的威严下降,导致抗日情绪的高涨,在部队中普遍设立了慰安所。日军认为,官兵卖命女人卖身,是理所当然的事,打仗前如能玩玩女人,就会交好运,不会受伤。性生活对日本军人来说是绝对需要,越是第一线部队约需要,以此提高部队战斗力。

 

三、预防性病,树立必胜信心。关东军通过设置慰安所,对慰安妇进行定期体检,杜绝或减少官兵中蔓延的性病。在关东军中即使得了性病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军方规定战伤为一等疾病,内科疾病为二等,性病为三等疾病,而且患了性病就难以被提拔重用。在日军战史中记录第一次性病是1917年出兵西伯利亚时,性病患者的人数竟比战死的人数还多。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纯系日军纪律涣散,强奸当地妇女所致。1939年4月,日第21军军医部队长松村在给陆军省军医局的报告中明确提出:“为预防性病,须按每100名士兵配备1名慰安妇的比例设立慰安队”。1940年2月,日军华北方面军颁布《对干部的卫生教育顺序》中也承认花柳病对日军战斗力的影响。因而通过采用避孕套、性病膏等措施来预防性病。1941年7月,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参谋长吉本贞一制定了征集2万名朝鲜慰安妇到关东军驻地的计划。至此,朝鲜慰安妇按比例分配到各部队。

 

四、日本陆军省于1942年制定了《战地强奸罪法》,日本军事当局正式将随军慰安妇所作为军队编制配属部队,不足部分便在朝鲜和中国招募。关东军大规模使用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其目的是抚慰那些因长期战争遭受挫折而产生沮丧情绪的官兵。日本军事当局企图使日本官兵在战场上被袭扰、打击而出现的低落情绪,又在中国慰安妇身上得到了有效的补偿和满足,使其树立必胜的信心,从此,关东“乐园”记下了不堪回首的历史。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